深圳集運香港正文

被捕獲釋後,香港攬炒派“賣慘+要錢”套路又來了……

時間:2021年01月13日 17:38  稿件來源:深圳集運香港


  深圳集運香港1月13日電 香港警方1月6日以涉嫌“顛覆國家政權罪”拘捕53人,稱與2020年攬炒派所謂“初選”有關。其中52人(除了前立法會議員胡志偉因為私藏BNO護照未獲保釋)被通宵扣查後,便陸續獲準保釋。

  而他們獲釋後所做的事情,不外乎這幾樣:

  1.否認控罪,賣慘自稱“無辜”;

  2.詆毀港府和香港國安法,抹黑“一國兩制”;

  3.開始搞眾籌“掠水”要錢;

  4.還有人疑似心中有鬼,急忙宣佈解散組織。

  這樣的套路,攬炒派最常用了。

1月6日中午,戴耀廷被港警帶回馬鞍山警署審查。(大公文匯全媒體記者 攝)

  1月7日晚,組織、策劃非法“初選”的戴耀廷獲保釋離開警署時,對外面的記者“打暗語”説:香港已進入寒冬,吹的風又猛又凍,但他信香港人會用自己的方法“逆風而行”。

  同被捕的民主黨前立法會議員塗謹申,將矛頭指向“一國兩制”,説什麼“政治迫害”、“為何香港不能做回真正‘一國兩制’”、“好心痛”雲雲。

  而社民連梁國雄獲釋後,則忙著表演拉橫額、喊口號。

  至於被捕的3名民主黨前立法會成員林卓廷、尹兆堅及黃碧雲,隨後就聯同黨主席羅健熙召開了記者會,稱“初選”有“民意基礎”,並不是非法活動,拘捕行動是政府“政治打壓”,又擺出一副“抗爭”姿態,指他們“無懼濫捕、團結前行”。

民主黨召開記者會回應港警拘53人行動。(直播截圖)

  還有南區區議員、前“港獨”組織“香港眾志”副主席袁嘉蔚,則在社交媒體連發多條貼文,又是直播談被捕感受,不認同指控,又是貼大露背照片,乘機賣弄“性感”,接著裝出一副可憐模樣,希望博得“黃絲”們憐香惜玉。

  但説來説去,撈金才是她的最終目的。

  袁嘉蔚稱“我內心還是強大,因為有大家在”,然後甩出一個眾籌鏈接,暗示捐錢。

  元朗區議員伍健偉獲釋後,也是立即否認有犯法行為,並瘋狂攻擊港府和國安法。他還説,言論自由被剝奪,以及越來越窮,港警國安處還逼他交“保護費”,所以需要大家錢財支持,美其名曰:揾(找)香港人請返我自己(請我做事)。

  在獄中再次被捕的黃之鋒,其團隊在1月11日發布一封據稱是黃之鋒於2020年平安夜寫下的信。信中,黃之鋒自曝被懲教署“升級”為甲類犯人,被押送至大嶼山石壁監獄服刑。然而就這樣,他還不忘發起眾籌“掠水”,稱想要看書信全文,就要“充值”成為黃之鋒的“贊助人”,會員費為每月10美元至上千美元。

  其中,最貴的1000美元/月可以獲得跟黃之鋒“一對一視頻交流”的機會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這些人撈錢均使用美國眾籌平台“Patreon”,這是一個收費會員制的網上平台,解鎖文章等內容都需要金錢。

  “修例風波”以來,已有不少攬炒派人士開設Patreon頻道,利用所謂“政治光環”,撈取無腦“黃絲們”的錢。

  戴耀廷離開港大法律學院後曾經透露,“Patreon現時的收益,可媲美以往我任職大學副教授時的收入,足以讓我做回以往的研究。”

  既然有利可圖,加上是外國平台,捐錢來源不對外公開,他們當然是瘋狂眾籌了。

(點新聞圖片)

  再説到灣仔區議會主席楊雪盈,其在被捕後,開始疑神疑鬼了,因為她曾經牽頭、聯同多名攬炒派成立了一個所謂的地區組織“灣仔起步”。

  於是,1月6日港警拘捕53名攬炒派當天,“灣仔起步”就在社交平台宣佈:即日解散並停止運作,也算是實力演繹“樹倒猢猻散”,但又稱會“以其他方式延續並守護社區”。

  據悉,“灣仔起步”於2019年成立,當年參選區議會選舉時取得6個席位,佔灣仔區議會60%議席。

  其中一名成員、香港中文大學楊子雋在2020年11月中大畢業禮上,因涉參與未經非法集結被捕,最後獲保釋。

  對於“灣仔起步”解散的決定,眾多香港網民也是議論紛紛:

  “如果不是心中有鬼為何要解散?”

  “其實妳們是為社區服務,還是港府指的反中亂港組織?如果是為社區及灣仔居民服務又為何要解散呢?不明白妳們成立的初心!”

  “即日解散真是好慫……”

  怎麼説呢?還是一句老話:人在做,天在看!

【深圳集運香港】

  • PRINTED BY: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/F.,Global Trade Square,21 Wong Chuk Hang Road,Southern District,Hong Kong
    Tel: (+852) 28561919 Fax: (+852) 25647453